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便民服务 >> 园林科普 
论插花
来源:市园林局规划指导处 发布时间:2019-12-31 14:30 点击量:
插花的主体为植物,它包括花、叶、枝、茎、芽、果、根等一切能用的植物的各个部位。
 
刘明华 作品
用什么样的植物,怎么取得植物,重要的问题在于学会审美。爱美不等于懂美,喜欢花不代表懂得花,细心观察自然界的生灵,体悟花开花落,季节变化的审美过程,是一门生活哲学。
古人对植物的姿态、神韵、香味、色彩有着深入研究,赋予丰富的人文内涵。回顾历史,我们体会一下古人插花的原汁原味。
 
庄瑜敏 作品
明代插花花材的内容,由花材延伸出许多与花有关的经验与理论。文人对花的养护、保鲜,由个人癖爱上升到德性的修为,花中有人,人即是花,人花不二,融为一体。袁宏道说“夫取花如取友”,无花时“宁贮竹柏数枝以充之。”以花为友,取花如选择朋友,十分慎重认真。竹和柏一向受文人挚爱,宋代苏轼很有名的诗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竹清逸飘洒,气节高尚,刚正不阿。柏斗霜傲雪,正气浩然,安贫乐道,这两种植物的组合一轻一重,一逸一刚,虽无醒目花朵,却有脱俗韵味,如诗如画,激励人生。
瓶花谱中说到“花不论草木,皆可供瓶中插贮。”可见木本枝条不是传统插花唯一选择,同季节的草本,半木本的线条均可搭配合插。明代宫廷插花,花材丰富,造型隆盛,寓意《十全》或《六合》,其用材一般都是草、木各半。流传至今的古画中,我们发现水仙与梅花、松柏合插,腊梅与兰花同瓶是岁朝供花的常见形式,如边景昭的《岁朝清供》,陶成的《岁朝供花》等 ,看得出用草、木本材料共同插瓶在宫廷、民间早已形成共识。
刚兴起传统插花时曾有一种说法,认为草本花材绝不能与木本花材同插,其实不然。我们不能凭主观想象限制自己的创作思维,自然界树下长着野草花,藤蔓植物缠绕在树杆上的现象比比皆是,插花是浓缩大自然的景观,相同季节的草木本花材合插于瓶,不仅古代早有先例也是附合现代植物学和自然规律的。
 
刘华 作品
古代用来插瓶的花材品种很多,张谦德列举了68种,屠本峻列举107种,袁宏道也列举了近30种,但常在案头的花材仅是9种,“入春为梅,为海棠;夏为牡丹,为芍药,为石榴;秋为木樨、菊;冬为蜡梅。”
近几年,随着传统插花的发展,花卉市场也发生变化,木本枝条的采伐、销售不断适应需求,如松、柏、竹、梅、桂、桃、梨、腊梅、玉兰、含笑、丁香等枝条常在市场上出现,观花类的植物更是不胜枚举。古代100多种花材,除了少数失传或名称对不上的植物外,应该足够我们使用了。
创作传统风格插花作品,不是缺材,而是要懂得爱材、选材、用材。野外枝条自然是好,市场购买的枝条经过修剪也会十分理想。
如何剪切花材选择花材是插花人关注的重要问题,它传递着创作人的情感和意愿。
插花专著对折枝的地点、时间和要求进行了总结提升,成为指导实践的经验,瓶花谱中提到“折取花枝,须得家园邻圃,”古人在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告诉我们,就近采折的花枝可及时水养,能使花期延长。袁宏道也认同这一观点,凡折花需侵晨带露,取半开者,因半开的花枝正在孕育绽放,养分水分都比较充足。还说花有“喜怒、寤寐、晓夕”,给花浇水最好在清晨,认为“浴晓者上也,”这时的花枝是刚刚苏醒或者还在梦中的时候,且马上水养催它苏醒,这花会舒展得十分自然。
现在插花用材自己采折的少,市场上采购的多,花材经过长途运输,脱水和挤压,急需补水,可提前采购水养一二天,让花苏醒再用。挑选花材最好有开的也有半开的或有少量花蕾,特别是牡丹,芍药,荷花等形大且娇嫩的花材,最好选择开四五分的,让其在作品中慢慢绽放,正如专著中说的“择其半开者折供,则香色数日不减。”但应注意切花不能选紧闭的花蕾,它们离开了土壤,花中断了养分,长途运输又断了水分,再大的水压也无法赿过细微的导管,故紧闭的花蕾一般是无法展开的。
采折花材不同质地有不同的方法,“取劲干也,宜剪却。剪柔枝也,宜手摘。”木本枝条用剪子或锯子,这种技法一直传到现在。“独草花最难折取,非熟玩名人写生画迹,似难脱俗。”不仅告诉我们草本花枝摘取方法,还要懂得选择好的姿态,象折枝画中画的那样自然,才能适合插花需求,如随便摘取很难免俗。这一观点延续到清朝,有了进一步发展,如陈淏子在其《花镜》中说“折花之法不可乱攀,取初放有致之枝,不冗不孤,稍有画意者方剪。”(此文章摘自《中国花卉报》——采薇专栏)